玻璃磨边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磨边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读懂孩子的心赶走花季阴霾孩子有烦恼会对谁诉说

发布时间:2021-01-13 13:02:42 阅读: 来源:玻璃磨边机厂家

读懂孩子的心,赶走花季阴霾 孩子有烦恼,会对谁诉说?

深圳商报记者 吴吉  深圳商报24日B1版刊登报道《读懂孩子的心,赶走花季阴霾》后,再度引发社会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讨论和关注。

《读懂孩子的心,赶走花季阴霾》后续报道

深圳商报记者 吴吉

深圳商报24日B1版刊登报道《读懂孩子的心,赶走花季阴霾》后,再度引发社会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讨论和关注。家住福田区的秦女士对记者说:“我女儿读初三,最近我们觉得她情绪不高,就想跟她聊聊。可是孩子不愿意跟我们说,问得多了还嫌我们烦。”秦女士的烦恼让很多家长感同身受。

一边是家长焦急试探,一边是孩子紧闭心门。记者追访中发现,很多中学生情愿将心里话对网络上的陌生人倾诉,也不愿对父母说。在这种情况下,同学、朋友等同辈人的影响变得愈发重要。

偷看手机引发隔阂

秦女士其实是对孩子生活、学习都很上心,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恨不得能一眼看穿孩子的心”。但最近大半年,女儿却几乎对她封闭了心门,面对她关心的询问,孩子只是敷衍几句。在记者追问下,秦女士终于承认,跟女儿的疏远源自一条微信。

“她初二下学期,我察觉出她情绪波动很大,成绩有点下滑,问她原因也不告诉我。我急了,有一天偷偷翻看她的手机,结果发现,她的微信朋友圈有个我不知道的‘小号’,上面记录了一些她的心声。”秦女士的探寻有了“重大发现”——原来女儿对同年级一位男生有了朦胧的情愫。

女儿居然早恋?秦女士马上找女儿谈话,结果女儿对她偷看手机十分反感。“从那以后,她跟我越来越疏远”,秦女士懊丧地说。秦女士其实犯了家长们常犯的一个错误——因为过分在意孩子的心理变化,忘记了尊重孩子的隐私。一旦发现问题,也不注意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,反而把孩子越推越远。

记者采访中发现,像秦女士这样对孩子心理比较关注却方法不当的家长还有很多。而另一些家长则因时间、工作等原因,对孩子的心理变化缺乏关注。郑先生的儿子在一所寄宿高中读高二,只有周末才回家,但做生意的郑先生周末应酬多,跟儿子见面的机会很少,更别说走进儿子的心了。郑先生说:“跟儿子见面话很少,平时给他打电话,说不了两句就挂了。”

学生寄情网络聊天

家长们站在孩子的心门外干着急,而青少年则有自己的想法。

“我爸每次跟我谈话都以狠狠的教训结束,谁还愿意跟他说?”在彩田学校初中部就读的小陈同学最近流露出“读书好累”的消极情绪,就被父母整天念叨,“他们翻来覆去地跟我谈,告诫我‘学生就是要好好学习’。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。只是有些时候累了,口气有些消极,爸爸妈妈怎么就不能理解呢?”

像小陈这样跟父母“无话可说”的学生大有人在,对老师,不少学生也心存疑虑。目前,深圳市中小学半数以上都开展了心理健康教育工作,校内心理咨询逐渐普及,很多学校都设有心理老师。但学生们坦言,面对老师,他们无法完全放松。不少学生有烦恼时会求助心理热线。

深圳市全程心理卫生研究所所长叶伟泽告诉记者,他们刚开通青少年心理健康公益咨询热线25251885时,大部分咨询的人是家长,“但现在,学生咨询的比例越来越高,有些孩子打电话来只是为了能有人跟他(她)平等地聊聊天”。

与心理热线相似,网络聊天在很大程度上也成了学生们倾吐心声的方式。现在网络、通讯很发达,孩子们渐渐开始在虚拟世界寻找“树洞”。彩田学校专职心理教师曹建安说:“有个家长称,他的孩子晚上学习时一定要拿着手机,时不时上网聊两句,这样才能心安。家长看了很生气,没收了孩子的手机,还跟孩子大吵一架。我告诉家长,你要想想,孩子为什么会寄情于手机聊天?因为现实生活里,没人跟他聊天。手机是个载体,是孩子倾诉欲望的寄托”。

身边朋辈更可信赖

“靠老师和家长来解决、干预学生的心理问题,效果并不理想。因为他们这个年龄,有很多话不愿向成年人倾诉。”深圳中学心理教师王新红表示,她与学生打交道时发现了这种隔阂,所以,深圳中学从2011年起成立“朋辈社团”,作为学生心理危机预警机制里的重要补充。所谓“朋辈社团”,顾名思义就是朋友、同辈,他们之间有相似的价值观、经验和感受,因此沟通更加顺畅。“‘朋辈社团’非常活跃,每年都从高一新生里招收60位新成员。社团成员接受心理培训,掌握沟通技巧,特别要学会识别心理危机的信号,以便在初期发现问题、及时解决。”王新红说,“朋辈社团”里比较出色的成员就会成为“心理咨询员”,分散在各班级,成为同学的“知心朋友”。

王新红认为,深圳中学的这种尝试效果比较理想。“考试考不好,学习上有压力,情感上遇见困惑,有谁比身边的同学更能理解?所以社团成立以来,帮助很多学生解决了心理上的问题。社团成员自己也通过帮助别人打开了心门。”王老师告诉记者,社团里有个学生以前对人际关系十分悲观,觉得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,“但通过社团活动,他结交了不少好朋友,也帮助了很多同学,他自己的心理也在这个过程里得到疏通,变得开朗乐观。”

老师家长或有隔阂,虚拟世界太过虚幻,同学间的互相倾诉或许是青少年心理疏通的最佳途径。

 

延伸阅读

python爬虫教程

android开发教程

vue怎么去视频水印

javaweb学习路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