玻璃磨边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玻璃磨边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晨车402完结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1 11:08:59 阅读: 来源:玻璃磨边机厂家

“他们是谁?”司机想了一会儿,问道。 “她,她,她是一个魔鬼,女人真是魔鬼!”苏十三大呼了一声,然后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,靠着坐背,叹了一口气,“其实,她是我的老婆。而那个男人是我的小舅。事情要从上个礼拜说起。我是一个作家,你知道的,作家有时候会很没有灵感,有时候也会去一些风月场所找一些写作素材,这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可是那天,我去夜总会找小姐的时候,正好碰上我小舅,结果事情就捅到了我老婆那儿去了。人家都说美人的脸蛇蝎的心,果然没错,老婆跟我大吵大打了一架后搬了出去,回娘家了。我想冷处理一下也好,反正下个礼拜就是她生日了,到时候,我买份礼物再去哄哄她,保证能让她回心转意。昨天,也就是她生日,她果然先给了我电话,约我晚上过去吃饭。我当时想:哼,我就知道,女人总是离不开男人的。于是到了傍晚,我就买了鲜花,然后坐了402路来到了这里,家里竟然就只有她一个人,当时我以为她是想与我过二人世界,哪想到她竟然是想要对我下毒手!这女人可真是狠呀,就算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,可是也罪不该死呀,她居然串通好了自己弟弟想要把我置于死地。好在我命大,才逃了出来,到现在,我想想都是有些后怕。”

苏十三又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好像真是感概自己命大似的,然后又不失时机的接着捧了那司机一句:“好在遇到师傅你这么好心,让我上车,不然我身无分文的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家?”苏十三看那司机,刚才那种紧张难看的脸色好像缓解了很多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同情的表情。他知道大功告成,凭着自己三寸不烂之舌,总算应该可以不用在下一站的时候被赶下车了吧? 那司机也大呼了一口气,好像是自语似的低声说道:“是不该置死啊!”苏十三听了连声应和。

那个司机也没有理会他,又低低的说了句:“她才该死!” “她?你说我老婆吗?”苏十三问道。那个司机却再也没有回答。车子里开始再次安静下来,此时已经是早上六点五十分了。苏十三往窗外看了看,忽然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。车子从他上车到现在,除了他居然一个乘客都没有带到。而车子每经过一个站台停下的时候,公车的喇叭都会提示一番,站台上明明有人在等车,却没有人上车。这是专线车,除了402路外是没有其他公车的。难道是司机的貌样太凶了,还是我的样子狼呗的没人愿意同一辆车,还是这些人根本不赶车?苏十三百思不得其解。

“嗨!”忽然一个嘶哑的声音吓了苏十三一跳,他回过脸来看到是那个司机在跟他说话。 “什么事?” “女人真是该死!”那个司机再次低低的说道。 “也是,也是。”苏十三讪讪的附和道。 “我不是说你的老婆,我是说我的老婆。”

那个司机显然明白苏十三是误会了他的意思,“我的老婆才该死。你知道不知道,我们做公车司机的有多辛苦吗?一年到头都没有假期,大清早的别人还在睡觉,我便已经出车了,等到晚上精疲力尽的下班到家已经是半夜了。”

“是呀,你们开公车的是很辛苦!” “不要插嘴!”那司机一声大喝,把苏十三的唬得再也不随声附和了。司机咬着牙关接着又恨恨的说道,“我成天在外的开车多辛苦,赚了点辛苦钱,可是却养着那个骚婊子来勾引男人,可真是该死,我要把她杀了。没良心的骚婊子,她下岗在家没事做,我怕她闷了,还买了电脑给她上网,她却好,在网上勾引男人,给我戴绿帽子,她真是死有余辜,你看,我就用这把铁钣手一下一下的把她敲死,敲个唏巴烂,哈哈哈……”司机一手开车,一手却挥舞着那把铁钣手,脸上还狰狞的笑着。

苏十三不禁害怕的往后缩了缩脖子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,那你是怎么发现的呢?” “怎么发现的?”那个司机从反视镜里横了苏十三一眼,“哼,昨天本来我是答应了同事去乡下帮她母亲守灵的,可是半夜里我因为肚子疼,于是自己开车先回来了。没想到,我打开家门,却看见了一个男人的鞋在门口,于是我随手操起了鞋柜旁工具箱里的铁钣手,轻轻的,一步一步的靠近房门,推开,然后开灯,哪想到正好看见那个男人要从窗口跳下去,于是我大喊一声:混蛋,你给我站住。”

苏十三听那一声大喊,顿时吓得三魂六魄去了一半,感情这就是昨晚那一位呀,听声音果然像了,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呀!这可怎么办?苏十三盯着司机的右手,看着他的手乱舞着那个铁钣手,吓得脸刷一下变青了,难道他已经猜到是我? 那司机没有看苏十三的表情,一手开车,一手握着铁钣手,嘴里还在说,“可惜我晚了一步,那男人跳下了窗,我看了一下,见他昏在楼下,就要出门去结果了他,那个骚婊子却一把抓住我,想阻着我。我用力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开,于是我便把钣手对准她的脑袋一下一下的敲了下去,哈哈,她的手越来越松,越来越松,头上像是开花似的,血溅了我一头一脸,骚婊子,我让你再骚,我让你再骚……”

那个司机说的愈发疯狂起来,苏十三越听越恐怖,越听越害怕,正在这个时候,车“嘎”的一声猛停了下来了,那个司机缓缓的转过了头,右手慢慢的提起铁钣手,向苏十三用力的挥舞着比划了几下,“我就这样把那个骚婊子,一下一下的敲死了,她才是该死,你说是不是?” 苏十三惊恐万分,不停的说,“是,是,是……”然后躲着那司机挥动着的铁钣手,慢慢的,一步一步的挪到车门口,战战惊惊的说,“师傅,我要下车了。”

司机停止舞动的铁钣手,死死的盯着苏十三,很久,很久……苏十三都快被逼视的喘不过气来了,就在他差点要跪地求饶的一瞬间,那个司机眼神一散,放下了铁钣手,一字一句的问,“你,到,站,了,吗?”苏十三连连点头,等司机把门打开,他的腿都软的几乎不能下车。挨到下车,站稳,一直等车门关上,汽车在启动,苏十三才稍微定了一下心神。 可,“吡……”忽然,一阵汽门的声音,车门又再被打开。

苏十三不敢回头,心再一次被提了起来,只听见那司机嘶哑的声音带笑着说道:“你的睡衣跟我那件一模一样。”

“啊……”苏十三大叫一声,拔腿就跑。 这里离苏十三的家已经很近了,他连惊带吓的跑到家门口便瘫坐着再也起不来了。他从门口垫子下取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,几乎是爬着进去的,关上门,然后靠着门开始大声的喘气,接着一阵受惊后的疲惫席卷着一阵睡意,使他昏昏沉沉的开始入睡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外面的天好像已经黑了,肚子开始“咕咕”的叫,他把心神略为定了一下,然后慢慢的从门口站了起来,晃着走到冰箱旁,打开,拿了一罐啤酒,然后打开电视,边喝边看新闻:“今天凌晨二点十分,110接到一个中年男子报案,说是在家杀死了自己的妻子。当警方赶到现场时,发现现场有两名死者,经法医初步检查,女性死者是被人以修车用铁钣手猛烈敲击头部致死,男性死者是被一柄牛角刀刺穿心脏致死,从法医检查的力度角度和深度看,此男子系自杀。两件凶器俱在现场找到。随后,警方又在现场找到了不明身份男子的衣裤……”

“怦”的一声,苏十三手中的啤酒滑落到地上,只见那电视里拍到的不明身份男子的衣裤赫然就是他的,而那个女死者便是昨晚那个女人,更令人恐怖的是那男死者竟然是他早上乘坐402路公交车的司机。凌晨二点十分死的,他居然能在五点半的时候还看到!难道,难道,苏十三背上的汗毛骨一阵阵的耸起来,难道他是鬼!难怪没有人看到这辆车,没有人上这辆车,原来这是一辆鬼车! 苏十三厉叫一声,倒退了几步,只见电视里仍在报导:“凌晨二点二十分,警察又在离凶案现场不远的巷子里,发现一具男性尸体,据现场斟测,该男子系头颈部被墙上的钉子刺穿致死。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……” 苏十三慢慢抬起手摸了摸后颈部,一手的血…… (本篇完)

招聘网

招聘网

招聘